當前位置:首頁 > 辣文激情 > 庶門風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章、下手了

    顏彥的話驚到大家了。

    要知道今天來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家,人數也不少,且大家也都存了交好之心,因而送的禮物都是花了心思的,銀子是一方面,這份心意也難得啊。

    可顏彥說捐了就捐了,早知如此,她們還費這心思做什么,直接拿幾樣東西來湊數豈不省事?

    顏彥看出了大家的不滿,因而沒等眾人開口,便又道:“晚輩慚愧,沒有合適的回禮可贈,思索再三,只能給每家送一畝地的棉花和山薯種子,此外,還附帶一份詳細的種植記錄,明年開始后,你們可以自己留種了。”

    果然,在場的人一聽顏彥給每戶送一畝地的新式種子,臉上頓時有了幾分笑意。

    其實,她們早就惦記著想要一點新種子了,沒看顏彥的東西一收進來皇上立馬全包了,盡管顏彥沒有要銀子,可皇上也沒有讓她白干啊,隨便賞她一點東西就比那些棉花山薯值錢了。

    而且大家也都明白,這是第一年,收成不多,皇上才能包圓了,以后推廣開了,產量上去了,皇上肯定要不了這么多,她們就能拿去掙錢了。

    而要想掙到大錢,她們就得搶占一個先機。

    京城她們是搶不過顏彥,可別處呢?要知道這些家族經營了上百年,觸角早就遍布全國各處了。

    因而,顏彥的這份回禮也算是正中了在場的某些人下懷,大家也就不再去計較自己送出去的賀禮被顏彥拿去拍賣一事了,左右顏彥領了大家的情,而她們也表達了她們的意,那還苛求什么?

    當然了,聽到這兩個消息最開心的莫過于李琮,彼時他已經回到宮里,盡管如此,他仍是打發御膳房的大廚給顏彥送了一桌席面去,幾道菜肴倒還在其次,難得的是這碗壽面,面條細如發絲不說,湯頭也很清亮,味道卻異常鮮美。

    顏彥吃過之后,感慨了一句,到底是御膳房的手藝,一碗簡單的面條就能看出功底來。

    當然了,顏彥也明白,這碗面條不是這么好吃的,三天后她就把那些種子連同那份種植記錄送到了各府上,五天后,她把那些寄賣所得的錢財攏了一下帳,自己又添上了一些湊了個整數,一萬兩,顏彥把這筆銀子送到了李琮手里,至于這筆銀子怎么花,就不在她考慮范圍內了。

    而且她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考慮,因為陸衿生病了。

    不知是不是孩子生日那天帶她出來轉了幾圈見的人多了還是別的什么緣故,總之,當天晚上客人散了之后孩子就有點精神不濟,彼時顏彥并沒有放在心上,以為是孩子累到了。

    可第二天睡醒一覺后,陸衿還是蔫蔫的,顏彥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問孩子哪里不舒服,只是陸衿畢竟年幼,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倒是會摸著自己的肚子掉眼淚。

    見此,顏彥忙命人去請了一位大夫來,大夫給陸衿把過脈又查過她的舌苔,說是孩子吃多了油膩的東西不消化,給開了幾劑疏散的藥。

    顏彥并沒有急著給孩子煎藥,而是一面命人拿了她的帖子進宮請皇上指派一位御醫前來,一面又問起青禾青釉幾個,昨天孩子究竟過了誰的手,誰給孩子喂東西吃了,正逐一排查時,御醫來了,御醫檢查的結果說是孩子受了點驚嚇,也吃壞了點東西,也給開了幾劑藥。

    饒是如此,顏彥仍是不放心,又把府里上了歲數的婆子都請到了一處,請她們看看陸衿到底是吃壞了東西還是受了驚嚇。

    令顏彥意外的是,其中一位婆子看過陸衿的排泄物之后說,陸衿確實吃了不能克化的食物導致了她腹痛腹脹和腹瀉,但她的排泄物帶綠,明顯也是受到了驚嚇,因此,她建議顏彥給陸衿喊喊魂。

    顏彥聽從了她的建議,干脆請她來幫陸衿喊魂,之后,顏彥親自去了一趟凈蓮庵,給孩子求了一張平安符。

    盡管如此,顏彥還是不放心,自己做主給孩子連著吃了七天排毒的綠豆和胡蘿卜汁。

    七天之后,顏彥請御醫看過,覺得孩子正常了,這才算是徹底放心了。

    只是有一點,那天人多手雜的,幾乎每個人都抱過陸衿,論理,當時在場的人這么多,孩子應該不會受到驚嚇,因此,這驚嚇從何而來委實令顏彥想不通。

    還有一點,那天孩子雖經過這么多人手抱過她,可吃東西基本是青釉和青雨兩人看著,沒有假過她人之手。因此,只能是孩子在別人手里抱著的時候被人喂了什么肥膩的不能克化的東西。

    可這人是誰誰也沒有留心。

    倒是陸呦知道這件事后,一口咬定是朱氏,因為他小時候就是被當成病人關了小一年,而且他還懷疑他生母的死肯定也是朱氏做的手腳。

    否則怎么可能這么巧,奶娘回去生孩子了,他生母沒幾天就生病了,不到一個月就沒了,之后,他也被當成病人關了起來。

    若不是朱氏難產,若不是陸含是個女孩,陸呦懷疑他自己壓根就沒有機會從那個小院出來。

    說白了,朱氏也是怕自己唯一的兒子不能順利長大,所以才留下陸呦,但她又委實擔心陸呦影響到她兒子的地位,因而才會任由陸呦變成一個啞巴加傻子。

    “不對啊,夫君,你一個庶出的,任憑你再出息,也不可能會影響到陸鳴的地位吧?”顏彥搖搖頭。

    嫡庶有別,它們之間的差別是涇渭分明的,陸呦那會才多大,朱氏怎么就會怕他影響到陸鳴的地位?

    這個問題陸呦也說不清楚,但他就是這么感覺的。

    顏彥雖然也懷疑朱氏,但她覺得也不排除馬氏,馬氏也極有可能嫉恨陸衿的出生搶了陸袓的嫡長女風頭,因而也有可能下黑手的,就好比她能為了自己女兒嫁給陸鳴不惜逼死原主,肯定也能為了陸袓來加害陸衿。

    可這些畢竟都只是猜測,是不能拿出來當作呈堂證供的。

    不過顏彥和陸呦都沒想到的是,報應竟然來得這么快。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真人麻将 pt游戏厅 时时彩后3组6技巧 6码两期人工计划 快速时时是私吗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大乐特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票机破解 扑克牌21点游戏下载 时时彩刷7七码技巧 重庆时时是不是真的 那不勒斯 11选5苹果版本计划软件 名仕国际登录 pk10是不是骗局 百灵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