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辣文激情 > 望族閑妻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冷戰(二)

    顧廷菲還天真的以為程子墨讓她先行離開,是有法子讓顧廷進夫妻倆離開,卻沒想到他借錢給顧廷進。

    程子墨扯了扯嘴角:“廷菲,我知道你生你三哥的氣,不應該去賭錢,可事已至此,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去送死,他可是你嫡親的兄長,就算看在你過世姨娘的份上,你也應該出手相助。不管你們之間曾經發生過什么不愉快,這是人命關天,不能馬虎。”縱然顧廷菲心中對顧廷進有怨恨,也不應該在這個節骨眼上落井下石。

    顧廷菲哈哈哈大笑起來,眼淚都笑出來了,“程子墨,我就是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去送死,你滿意了?”

    程子墨瞬間沉下臉,他們倆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就為了顧廷進借錢的事有必要跟他這般疏遠嗎?

    “你。。。。。。”程子墨試圖上前拉扯顧廷菲的衣袖,被她淡淡的甩開了:“在你心里,我就是冷血無情的人,那從今往后,我們也無須見面了,你走吧!”道不同不相為謀,反正想想她跟福安郡主約定好的事,也快了。她對程子墨也無須充滿愧疚,這是她的選擇,不是嗎?因為程子墨心軟借錢給顧廷進一事,夫妻倆便進入了冷戰,整整三天,顧廷菲愣是沒見到程子墨的面。

    周奇在府上沒找到程子墨,便來見顧廷菲,顧廷菲笑盈盈的放下手中的茶盞,起身迎接周奇,恭敬的俯身行禮:“見過周大人。”額,顧廷菲還跟他客氣,這丫頭,周奇當下擺手道:“好了,不用多禮,快過來坐下!”

    待顧廷菲坐下,周奇端起手邊的茶盞抿嘴喝了兩口,道:“廷菲,你有沒有你大姐的消息?”顧廷玨的消息,她怎么了,顧廷菲搖搖頭:“沒有,是出什么事了,周大人,你可別瞞著我,到底怎么了?”

    隨后周奇告訴顧廷菲,顧廷玨和春詩主仆倆離開了周府,至于去向,他不清楚。顧廷菲心里咯噔一下,顧明誠和萬氏一行人離開京城,不住在定北侯府,依照顧廷玨的性子,她是斷然不會回定北侯府找顧明瑞和小竇氏。她分明在周府待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帶著春詩離開了。

    周奇豎著手,連聲道:“我發誓,我沒趕她們主仆倆離開。”顧廷玨是顧廷菲的姐姐,且她們倆關系要好,應該來告訴顧廷菲一身,省的事后被她埋怨。

    顧廷菲覺得周奇沒必要趕走顧廷玨,想來是她自己要走的,便答道:“周大人,我相信你說的話,我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只是我覺得大姐和春詩主仆倆,能去哪里?她們兩個女流之輩,我擔心萬一遇到什么麻煩,那就糟糕了。所以周大人,還得請你派人去尋找她們,等你有她們的消息,就告訴我,我去見大姐,把她帶到這來。”

    既然顧廷玨和春詩離開了周府,想必不愿意再回去。既然如此,那她便將顧廷玨帶回府,陪著她。當初她不是沒想過讓顧廷玨離開周府,跟著她,可一想到,沒跟程子墨商議,總覺得不好。

    現在看來,也無須跟程子墨商議,反正他一意孤行借錢給顧廷進這事還沒完呢!周奇點點頭:“嗯,我知道了。”緊接著兩人便聊起了劉昭的事,顧廷菲輕聲道:“周大人,我覺得此事沒那么簡單,劉昭既然能手刃親子,怕是很難撬開他的嘴,而且還得提防有人要殺人滅口。”

    周奇不屑的哼了聲:“他的嘴有多難撬開,他貪污受賄那是鐵一般的事實,認證物證具在,他還能抵賴不成,至于你說的有人要殺人滅口,我已經提防了。這些事,你一個姑娘家就別操心了,我來這么久了,怎么沒看到子墨,他去哪了?”還有些重要的事要找程子墨商議。

    顧廷菲微微一笑:“周大人,女子也能關心朝政,你這是赤裸裸的歧視,我可不高興。至于程子墨,腿張在他身上,他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還能攔著不成。”聽著她話里的不高興,周奇下意識的皺眉:“他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去收拾他!”

    顧廷菲是他的侄女,程子墨若是真敢欺負她的話,絕對不能饒了他。顧廷菲低頭不語,周奇便明白了,起身道:“好,我知道了,我衙門還有些事,就先走了,你別想太多,看你臉色不太好,多睡會休息休息。”嗯,緊接著顧廷菲送著周奇離開了。

    顧廷菲拉著春巧的手:“馬成崗的事別想那么多,知道嗎?”知曉她心里難受,想讓她回老家多歇息,卻被她拒絕了。

    春巧搖搖頭:“夫人,奴婢沒事,不就是個男人嗎,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四條腿的男人好找,奴婢不會在一棵樹上吊死,讓夫人擔心了。奴婢沒事,倒是夫人,近來沒睡好,還是聽周大人的話,去床上躺著歇息,養好身子。”

    程子墨和顧廷菲似乎鬧的不愉快,三天了,都沒看到程子墨的人影,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小木子推開御書房的門,小跑到周維跟前,低聲道:“圣上,娘娘在太后寢宮外面跪著,已經足足有一個時辰了。”

    這可是大事,必須得來告訴周維。周維聞言,放下手中的奏折,沉聲道:“你說什么?”娘娘,小木子口中的娘娘必定是李天舞,她為何會跪在太后的寢宮外面,還足足有一個時辰了,炎熱的夏天,她難道不要命了?

    到底怎么回事,其中必定有事,在周維的尋味下,小木子忙不迭的告訴他,是皇后身邊的宮女不小心打破了太后最心愛的花瓶,惹得太后大怒,要殺了小宮女,皇后護人心切,便跪下來懇求太后,饒過小宮女一命。太后說若是皇后能在殿外跪一天,便饒過小宮女一命。一天,這才一個時辰,還有漫漫長夜,李天舞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就是一個宮女的命,宮里的宮女那么多,不差這一個。

    為何非要執著救小宮女的命,現在還不是正午,他坐在御書房已經熱的不行,李天舞跪在外面豈能好受?帶著小木子一起去太后寢宮,他身為皇帝,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天舞跪在太后殿外而無動于衷。

    李天舞穿著一件略嫌簡單的素白色的長錦衣,用深棕色的絲線在衣料上繡出了奇巧遒勁的枝干,桃紅色的絲線繡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擺一直延伸到腰際,一根玄紫色的寬腰帶勒緊細腰,顯出了身段窈窕,反而還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外披一件淺紫色的敞口紗衣,一舉一動皆引得紗衣有些波光流動之感,腰間系著一塊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氣。

    頭發上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味,發髫上插著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別出心裁的做成了帶葉青竹的模樣,真讓人以為她帶了枝青竹在頭上,額前薄而長的劉海整齊嚴謹。用碳黑色描上了柳葉眉,更襯出皮膚白皙細膩,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施以粉色的胭脂讓皮膚顯得白里透紅,唇上單單的抹上淺紅色的唇紅,整張臉顯得特別漂亮。

    不過此刻她正跪在太后殿外,炎熱的夏日已然有些讓她受不了,臉色漲紅,額頭上冒了細細密密的一層細汗。周維走過去,皺著眉頭,薄唇緊抿:“你為何要這般固執?”聽到身后有熟悉的聲音,李天舞抬起頭朝他看著,咧嘴一笑:“原來是圣上來了,臣妾見過圣上。”并沒正面回答周維的話,罷了,周維帶著小木子進去給太后請安。

    太后冷冷的看著小木子一眼,他便忙不迭的弓著身子退下,連蘭嬤嬤都不在太后寢宮,他還是識趣些,趕快離開。周維輕聲道:“太后,皇后此舉也是為了宮女的性命,雖說宮女多如牛毛,可畢竟是一條活生生的性命,還請太后切莫再責罰皇后。”

    太后冷漠的目光掃過周維臉上,“圣上,哀家還以為你是擔心哀家的身子,才過來給哀家請安,卻沒想到你這般傷哀家的心。眼巴巴的過來,就是為了替皇后和那個不懂禮數的宮女求情,呵呵呵,好啊,圣上,你真是讓哀家刮目相看。看來你并非喜歡顧廷菲,在你心里,皇后也有一席之地。”

    原本還以為周維會絕情的不理會李天舞,不過他終究來了,到底是李天舞在他心里有地位,還是他顧忌著李天舞背后的李東陽。李東陽縱然失去了獨身愛子,但他唯一活在世上的便是李天舞這個嫡女,若是李天舞出了什么差錯,李東陽怕是會惱火吧!所以周維此舉不難理解,一得到消息便來她的寢宮求情。

    周維寬大衣袖下的雙手緊緊握拳,手背上青筋突起,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往腦袋上涌,讓他有些眩暈,閉上眼睛,強撐著:“太后,宮女縱容打碎了您最喜歡的花瓶,懲罰她便是,實在不行,仗著一頓也可以,沒必要要了她的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皇后此舉并沒有錯。太后,朕請求您菩薩心腸,就饒過她們。”

    “饒過她們,豈有你說話的地方,你不要以為你是一國之君,就能插手后宮的事。這些都是哀家說了算,不需要你在哀家面前指手畫腳,來教哀家怎么處置!哀家想殺了她便殺,你最好快些回去御書房,批改你的奏折!”太后狠厲的瞪著周維,一個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也想在她面前指手畫腳,真是笑話。

    太后豈能被他輕易給說服了,她在后宮待了這么多年。周維被太后這些話說更氣憤了,可他明白,絕對不能動怒,跟太后起正面沖突,到頭來,吃虧的可是他自己。

    太后還是高高在上的一國之君,父皇在世的時候,都忌憚霍家的勢力,更何況是他,這種感覺,鋒芒在背,實在不好受,可恨的是,他手中并沒有多少可用的人,更加沒有多少實力能跟太后和她身后的霍家抗衡。不過好在還有皇叔周奇和長公主在背后支持他,讓他的內心得到慰藉。

    在沒有實力跟太后抗衡之前,他必須要冷靜下來,小不忍則亂大謀。周維扯了扯嘴角:“太后,朕怎么敢呢!朕只是來替皇后求情罷了。”替李天舞求情的態度也不對,太后微微一笑,徑直盯著周維,讓他不由得覺得毛骨悚然,似乎從太后眼里看到了濃重的算計。

    “哀家可以放過皇后,不讓她在殿外跪著,你別高興的太早,哀家可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你代替她去殿外跪著。打碎的可并非哀家的花瓶,那是先皇在世曾經送給哀家的禮物,讓哀家一定要好生保存,可沒想到,皇后寢宮的宮女太過魯莽,就這般輕易的把它打碎了,真是太可惜了。”想要讓李天舞離開,可沒那么容易。

    就讓周維選擇,到底李天舞受罰,還是他這個一國之君受罰了。令太后吃驚的是,周維對著太后作揖,隨后抬起堅定的步伐朝殿外走去,將李天舞攙扶起來,叮囑嬤嬤攙扶著她回去歇著。李天舞狐疑的盯著周維,莫不是太后答應不懲治她了。

    不可能,腦海中第一時間冒出這個念頭來,若是太后是周維的生母,那周維去求情,肯定有用。太后早就看周維不順眼,兩人私下里在較量,周維能勸說的了太后不處罰她,想必是妥協什么?

    李天舞當下佛開嬤嬤的手,道:“我不走!”“皇后,你不要再固執了,你的身子根本就承受不了,快些回去吧!”周維說完便掀開袍子,徑直的跪下來。撲通一聲讓李天舞的心田似乎騰出一片位置來,莫名的心房悸動。曾幾何時,程子墨也是這般細心呵護她,雖說兩人并沒有正大光明的互相表明心意,但程子墨對她的喜歡,那是含在眼睛里。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乐仑彩票app 时时彩论坛 高博官方网站 数21游戏技巧 南阳尊尚娱乐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 竞彩计算器胜平负玩法 广东时时11选5 胆拖中奖计算器 北京时时开奖频道 复式投注 炸金花百人场什么 信德网上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