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五章 方嬸的故事

    一方面是因為芩谷讓院子了的下人不必跟這些人客氣什么,也不用去伺候(其實大家都不想去,誰愿意照顧一個一兩百斤的懂不懂就打人罵人的人?)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薛桂仁身上傷勢總不見好,十分痛苦,所以脾氣變得更差。

    薛家二老伺候了兩天就受不了了,就說家里還有很多活沒干,急著回去了。

    所以現在薛桂仁被燙的哇哇叫也沒人過來瞟一眼。

    其實這一段時間以來…準確地說是從小姐從棺材里重新起來后,方嬸就感覺小姐變了。

    從當時小姐獨自面對薛家人找茬開始,小姐性情就變得捉摸不定,變得……神秘起來。

    方嬸當然從內心希望小姐能堅強起來,希望她能自己撐起這個家。

    可是,當她看到小姐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仍舊被嚇了一跳。

    接過碗,看了床上發出嗚嗚痛哭的男子一眼,便跟著芩谷出門,反手將門關上了。

    芩谷通過幾天對方大嬸的觀察,很滿意。

    除了對方對東家的忠誠之外,還因為她做事也很有分寸,這就很難得了。

    而芩谷也用這幾天時間把方大嬸的事情調查清楚了。

    原來,果真是因為委托者自己的懦弱,想要在丈夫面前表現自己的乖順和忠誠,將別人對她傳的消息盡數說給他聽。

    如此,害的方大嬸的兒子被打斷了腿。

    一家人都對這個駱小姐充滿怨恨,讓方大嬸不要再幫他們了,索性就讓這一家子被那白眼狼全部害死算了。

    可是方大嬸說自己當年跟隨母親逃難到這里,幸好老太太收留,最后母親病逝,老爺老太太還出錢安葬母親,最后還讓她嫁人,她不能做那忘恩負義之人。

    更何況,這件事雖然跟駱小姐有一定關系,可是她性格本來就是那么懦弱。

    真正應該恨的是薛桂仁,是他讓另一個家丁把兒子打傷,說他亂嚼舌根子……

    方大嬸想找老爺老太太主持公道,沒想到兩人病倒。

    駱小姐又是一個經不起事情的人……

    于是她便一直留下來……

    可是婆家和丈夫卻因此跟她吵。

    根據芩谷調查的情況來看,這件事只是一個噱頭,其實她的婆家和丈夫早就有想要另外納妾的打算。

    主要是因為方大嬸生的這個兒子天生有一個缺陷——豁豁(就是唇裂),再加上當時生產的時候身體受過損傷,后來就再沒有懷上了。

    所以盡管是個兒子,可是公婆和丈夫對此并不滿意,一直就想再納妾。

    可是方大嬸性子非常剛烈,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當牛做馬,掙錢養家,你還要去另外找女人快活?這怎么行?

    堅決不同意。

    畢竟一家子都指望著她生活呢,所以她不同意也沒啥辦法。

    但是現在,在方大嬸努力工作下,已經積攢了一定財產,原本是打算等自己老的時候到鄉下買個小院子安享晚年的。

    可是因為兒子小明,公婆和丈夫不再向她妥協,以讓她不在駱家工作為爭論點。

    ——若是她還要堅持那啥的忠誠,那么就以忤逆長輩唯有將她休了。

    方大嬸也看清了一家人的真面目,心里說不出的悲涼。

    她性格也是堅韌,知道再耗下去也于事無補。

    分就分吧,不過不是“休”,而是和離,并且要帶走兒子。

    因為她非常清楚丈夫和公婆并不喜歡自己兒子,嫌棄兒子是豁豁是累贅。

    現在兒子腿被打折了,更是嫌棄的很,一旦離婚,他們肯定會更加虐待兒子的。

    其實婆家早就將她的性格拿捏的死死的,知道她肯定不會放棄兒子,肯定會要求把兒子帶走。

    于是婆家又趁機提出要求:如果要求和離以及帶走兒子的話,那么家里所有東西她都不能帶走。

    包括以前駱老太太給她置備的價值幾十兩銀子的嫁妝,以及后來她賺的銀子等等,都沒她的份。

    于是方大嬸就那樣被趕了出來,帶著一個殘疾的兒子,日子過得非常苦。

    ……芩谷想,難怪委托者的功德值會少兩點。

    方大嬸的個人屬性里的功德值是三十多點,雖然她不是直接傷害方大嬸的罪魁禍首,但是她卻是那個“遞刀”的人,扣她兩點不算冤枉。

    …………

    芩谷和方大嬸一前一后走出房門,走廊上,芩谷突然說道:“今天你就把小明接到院子里來吧,我已經讓小娟把東廂房打掃出來了。”

    方大嬸還沉浸在剛才小姐那凌厲的手段里,此時突然聽到小姐說自己的事,一時間沒回過神。

    “小姐……”

    芩谷說道:“小明是個好孩子,他現在才九歲,等身上的傷好了就讓他去私塾念書……”

    “小姐——”

    芩谷:“之前是我不好,讓你和小明受苦了,余下來的就讓我好好彌補一下,也算是全了我的心意。事情就這么定了。”

    這是委托者的事,就是她芩谷的事。

    承認自己的不足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重要的是如何彌補。

    其實委托者現年不到三十,只是因為人長大高大黝黑,而且整日都做粗苯的活,風吹日曬,所以看起來比同齡更顯老一點。

    ……老爺和太太現在已經能說話了,手指腳趾也能輕微動彈,恢復的很不錯。

    他們能開口說話第一件事就是讓芩谷從房間的地板下拿出一個匣子,里面裝著一大摞銀票。

    芩谷之前就在想:委托者沒有掌家,薛桂仁很明顯也沒有拿到家庭的財政大權(要是拿到了,早就把這個家給翻天了)。所以財政大權還是在兩老手里。甚至病了也沒有把財政大權交出來。

    可是兩老一直病著,究竟是誰來主持家中開銷的呢?

    她問了一下,都是老王頭拿的錢出來。

    老王頭,原來是駱家的管家,在老爺太太病倒后就變成了守門的。

    老王頭年輕的時候就一直跟羅老爺做生意,后來成家了,自己也小有積蓄便離開。

    十年后,妻兒得了一場大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后來實在走投無路又回到駱家。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北京賽车52 黑龙江时时时间表 99白小姐三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麻将小游戏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 白小姐单双各四肖网址 秒速时时开奖现场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公告 广东快乐十分群微信群 赛车pk10公式库 马来三分彩走势图 江西时时事件 平特走势图 江西时时怎么停的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