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章節目錄 第558章 好不好玩兒?

    齊家傻大個確實異常開心。這份由心而出的喜悅讓過來參加婚禮的來賓們都樂得多調侃幾句。

    而剛被關平安兄妹倆人偷摸著滾過的一張大床上,此刻坐著今天的主角之一,新娘子蘇明月。

    這間婚房是在之前就布置好。

    雖然新人待不了幾天,但該有的都有。大紅的鋪蓋,墻上貼著的喜字,連暖壺都是花開富貴大紅。

    這是關平安第一次見到蘇明月,長相并不是很出眾,但勝在氣質英姿颯爽,尤其那一雙長腿,讓她眼睛一亮。

    個子怎么也得有一米七高。

    據說人家姑娘還是軍醫院的護士。

    今天這倆人都身著筆直軍裝,腳踏皮鞋,胸前系著一朵大紅花。般配得很,而且異常的惹眼。

    現在已經不時興穿大紅嫁衣,更別說鳳冠霞帔。最多也就是辦場酒席,新娘子還得待客敬酒。

    關平安看得眼冒星星,感覺好激動的。

    關天佑感覺到握緊他手的力量,不明白地看著她。

    ——你激動個啥?

    ——好玩兒。

    瞧出眉目的齊景年見狀抽了抽嘴角。現在他要是建議他大哥大嫂來個現場比武,會不會挨揍?

    剛才關關就說新娘子會不會幾招。

    很遺憾!

    人家喊上她那口子齊上都接不了你兩招。

    齊景年看著自己手上的小手,會心一笑。原以為再見婚禮,他還是會心痛難忍,卻是少了一味藥。

    關關,你在,真好。

    稍作休息之后,齊建軍帶著新娘來到正房客廳。

    那里的中堂墻上貼著一張領導人的畫像,案幾上的正中間也供著一座石膏像。

    一位充當證婚、被稱為程老的老軍人清了清嗓子。

    旁觀的一群人霎時安靜了下來。

    “現在新人到,婚禮開始。齊建軍同志和蘇明月同志給領導人三鞠躬!”

    此話一落,兩位新人二話不說,特別干脆利落地對著石膏像和畫像就是來個深深的三鞠躬,態度之虔誠。

    “從今往后,無論貧窮富貴,無論是否要面臨風風雨雨,你們都要相互扶持,不離不棄……”

    婚禮還真簡單。

    宣誓結成革/命伴侶就是儀式。至于喝媳婦茶什么的,估計也得跟她們兄妹倆人偷摸滾床差不多。

    沒有鼓樂吹吹打打,在一群人的掌聲和歡呼聲中,大隊人馬又開始擁著一對新人涌向食堂。

    齊建軍這次除了他們小兩口各自要好的發小,連同事都沒有邀請,主要也是如今不興擺酒這一套。

    但別看他沒請外人。

    而且齊家除了齊老太的娘家,真正的親戚也不多,奈何齊老父子倆人的故交和戰友卻不少。

    喜慶是喜慶,卻也鬧哄哄。

    見到一溜兒的老爺子們從齊家書房出來,所到之處,各個身著軍裝的行人都忙不迭地敬禮。

    關平安停下了腳步。

    是她想當然了。

    關平安深知梅大義之所以能在今天出面,是為她兄妹而來。按理婚禮也結束,可以告辭離開。

    兄妹倆人相視一眼,關平安向齊景年悄聲告別。

    原因?

    有很多。

    而最主要的。

    梅大義畢竟不是梅老。

    讓他與葉五爺似地坐在主桌,與那些老軍人們同桌。他不自在,關平安更不想委屈自己人。

    “你現在不能跟我們走。晚上新媳婦還得敬茶,還有你大姑,你二哥三哥他們明天要離開。”

    “對。哥,你先忙好你這一頭,我們會等你。還得麻煩你多看著點我們姥爺,別讓他喝多了。”

    齊景年考慮到自己這次要是跟著離開京城的話,后面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倒是沒再強求。

    見小兄妹倆人示意離開,梅大義心里一喜。他果斷借機離開葉五爺,帶上一對孩子速速離開。

    他們仨人回到梅家小院之時,梅老已經在家。

    “好不好玩兒?”

    關平安點頭。

    “我們沒喝酒席,參加完儀式就回來。義爺爺帶我們下館子搓了一頓。爺爺,我姥爺晚上可能回不來。”

    張阿姨好笑地瞥了眼關天佑,朝小孩眨眨眼。哈哈……早就有人打電話過來問人到家了沒有。

    “沒人給你們甩臉子吧?”

    “齊家奶奶很熱情,景年哥一直陪著我們。”關天佑瞟了一眼周圍,歇下心思提姜家那個兒媳婦。

    梅老眼神一閃,微微頷首,“去洗澡,洗了爺爺給你們講故事。”

    “首長,我先帶安安去洗,讓小天佑陪你們聊會兒。”

    耳房內,張阿姨雙手提著桶熱水進來。

    調好水溫,關平安謝絕了對方幫忙搓洗。將整個小身板浸在木澡盤內,小腦袋靠在那閉目養神。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眉毛。

    夏連翹是吧?

    書房內。

    關天佑同樣琢磨著夏連翹此人。

    “說吧。”

    呷下一口茶的梅老終于發話。

    關天佑聞言蹙了蹙眉,“爺爺,今天有個女人很是奇怪,就連景年哥也讓我和妹妹小心點她。”

    “姜家的?”

    “嗯。”

    “夏連翹。”

    “對,就是搶了葉家大姨男人的那個女人。”

    梅老的眼里飛快地閃過一道幽光,笑了笑:“如何個奇怪法?”

    關天佑歪著腦袋閉了一眼,“故意接近我們兄妹倆人,笑得像狼外婆。我總覺得她不懷好意。”

    梅老挑了挑眉,“咋說?”

    “我們先進了景年哥的臥室,沒一會兒她就端著湯圓進來。那可是齊家,用得了她獻殷勤?”

    “據我所知,湯圓并不是每一位客人都有。”

    關天佑給了一個你懂的眼神,“可她就反客為主不說,進來第一碗給安安,再給我,最后才是景年哥。”

    “全程說話都盯著我和妹妹,要知道景年哥才是她外甥,而我們的姥爺姓葉。”

    言外之意,里外不分?

    梅老啞然失笑,“沒準人家就是心懷愧疚,所以想討好你們替她在你們姥爺跟前多美言幾句。”

    “剛開始我也是這么想。可我有意提到秀娟姨,她臉色就不自然,我不會看錯她有些惱怒。”

    梅老好笑地斜倪著小孩。

    “嘿,嘿……我怕她朝妹妹下手。”

    “是不是又干了啥?”

    “我說妹妹是葉家堡的小姑奶奶,連您老也喜歡妹妹。景年哥就接著說我娘得喊您老一聲干爹。”

    以勢壓人?

    何錯之有!

    “干得好!”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辽宁12选5机选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百度app 云南时时是官网 3d开奖300期 云南时时结果查询 2018东方心经资枓免费资料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幸运飞艇八码免费计划 时时计划稳定版 北京pk视频结果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竖屏 2779227792王中王手机论坛 老时时360遗漏统计 山东时时计划 黑龙江时时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