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第一嬌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八章 跑了

    “蘇陽,虧我拿你當好友,你竟然打暈我綁架了我父親!”

    杜淮中的兒子,杜敏,氣急敗壞從打斗的人群里跑來。

    氣喘吁吁,臉色鐵青。

    “蘇陽,你放了我父親!”

    蘇陽冷眼看著杜敏,“我念在你我同窗數年的份上,我不殺你爹,已經仁至義盡!”

    “蘇陽你瘋了!”

    “你才是瘋了,這個賤貨,是你的殺母仇人,要不是她,你娘現在都是長公主,要不是她,太后能一病不起?要不是她,我外祖一家能沒了?你這個不孝子,你娘在天之靈如何安心!”

    杜敏急的滿頭冒汗。

    “我娘壓根不是太后的親生女兒,她就算不得長公主,再說,她涉及謀殺威遠軍數十萬將士,又將我爹囚禁于府中密室數年,勾結苗疆細作,送苗疆細作進宮欲圖禍亂大夏江山,縱然沒有九王妃,這樁樁件件,我娘也萬死莫辭。”

    “她是你娘,沒有對錯!”

    “她是我娘,可她是大夏朝的罪人!我是杜淮中的兒子,我是威遠軍的后人!”

    “你……你簡直這些年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話不投機半句多,我不與你理論。”

    說著,蘇陽抵在杜淮中脖子下的刀一用力。

    “你們,全都退下,退出院子,進了密道,我自然放了他!”

    杜淮中滿目慈愛,看著杜敏,“好孩子,你是爹的好孩子。”

    說著,杜淮中身子重重向前一沖,欲要自行了斷。

    齊王忙一把拉了杜淮中在自己身前。

    鷹爪一樣的五指,鎖住杜淮中的咽喉,“蘇陽,你快進密道,這里我來應付。”

    杜淮中被齊王鎖住咽喉,自殺不得,氣息又喘的不勻,再加上身上重病纏綿,一時間,有些上不來氣。

    蘇陽瞧著杜淮中的樣子,咬了咬唇,“你別傷到他。”

    齊王嘴角勾著寒笑,“朝暉郡主可沒有你這些婦人之仁。”

    蘇陽捏拳,眼睛有些發紅的看了杜敏一眼,轉而朝齊王道:“別傷到他。”

    齊王瞥了蘇陽一眼,眼底帶著蔑視。

    “若說鎮國公府覆滅,是拜蘇清所賜,不如說,拜杜淮中所賜,若無杜淮中在大佛寺一番言辭,鎮國公能被斬首?”

    蘇陽驟然肩頭一垮。

    說話的功夫,齊王的幾個隨從聚了過來。

    眼下這情形,局勢已經算是明朗。

    蘇清看著齊王。

    胸口中刀,刀上還淬了毒,這人居然還能堅挺這么久!

    是她的毒藥不夠毒,還是徽幫的解藥太好!

    還是……

    重要配角光環嗎?

    王氏朝齊王道:“放了杜淮中,我放你們離開。”

    齊王就冷笑,“殺了杜淮中,我一樣能離開,只要杜淮中在我手上喘一刻的氣,你們就不敢妄動。”

    不及話音落下,蘇陽忽的發瘋一樣朝齊王撞過去,“放了他!”

    動作突然,誰都沒有防住。

    蘇陽一頭就撞到齊王胸口上。

    齊王吃痛,身子一個趔趄,蘇清手中長鞭一甩,直接纏上杜淮中的腰身,將他卷起。

    福星腳尖點地,起飛將杜淮中穩穩接住。

    電光火石間,齊王的隨從在王氏他們面前擺開一道山一樣的人墻。

    齊王狠狠瞪了蘇陽一眼,轉頭進了密室。

    蘇陽猶豫一下,看了杜敏一眼,跟著齊王一起進了密室。

    這些隨從,都是先帝派給齊王保護他安全的暗影。

    功夫高強,縱然王氏的武功遠在他們之上,可短時間沖破人墻攔住齊王已然不可能。

    攔不住齊王,就把齊王的這些爪牙全部殺了。

    “一個不留!”

    滿目陰戾,王氏咬牙切齒吩咐下去。

    被三和堂的人圍攻,齊王的隨從便顧不上密道口的防衛。

    三和堂的兄弟就鉆入密道去追。

    然而,一個密道口,里面卻有二十幾條通道。

    每條通道里,都有一些簡易的機關,算不上能要命,卻能攔住追擊者的速度。

    自從三和堂成立以來,三和堂就有三大奮斗目標。

    第一,為威遠將軍報仇。

    第二,為王召之平反。

    第三,滅門徽幫。

    前兩個目標,已經完成。

    第三個目標,徽幫弟子,在一場血戰中,已經全部陣亡,徽幫等于被滅。

    可徽幫幫主跑了。

    所以,第三個目標,算不得完成。

    一場廝殺,足足打了兩個時辰。

    從清晨,到晌午。

    烈陽下,滿院子的尸體浸泡在成河的血水中。

    見慣了戰爭,蘇清和福星倒是面無表情,就是打的有些累了,就地坐下休息。

    身旁,就是尸體。

    福星屁股底下還壓著半截斷手。

    不過,無力挪動了。

    累。

    相較蘇清和福星的淡定,杜敏就慘了。

    之前,一門心思照顧杜淮中,沒顧上現場狀況多么慘烈。

    現在杜淮中沒什么事了,安然躺在尚且完好的馬車里昏睡,杜敏一回頭,看見滿院子的尸體,沒忍住,哇的就吐了出來。

    福星瞥了他一眼,懟了懟蘇清的胳膊肘,“主子,像不像殿下。”

    蘇清搖頭,“不像。”

    福星就道:“多像啊,吐得一模一樣。”

    “沒有容恒吐起來帥!”

    “分明殿下更娘。”

    說著,福星學容恒,一手捂胸口,一手捏蘭花指,嘔了一聲。

    蘇清……

    主仆倆正說話,王氏走過來。

    蘇清仰頭,看著她英姿颯爽的娘。

    “娘,那毒藥難道不是劇毒嗎?怎么齊王還能蹦跶那么久?”

    當初,那瓶毒藥就是王氏給的蘇清。

    蘇清在刀上淬毒,就是怕齊王死的不夠徹底。

    結果,人還是活著逃走了。

    王氏扯嘴苦笑一笑,“是我低估了徽幫的解毒能力。”

    徽幫的強項,就是投毒。

    投毒投的好,解毒自然也不差。

    這次責任在她。

    蘇清看著王氏眼底的苦笑,心里難受了一下,起身,在王氏肩頭一拍,安慰道:“沒事兒,娘,他們就是跑了,沒了徽幫沒了暗影又被通緝,也成不了大器的,等我湘北賑災完了,替你把他們抓回來。”

    王氏轉頭看著蘇清。

    “不愧是娘的好女兒,所以,等會回京,你替娘進宮復命吧。”

    蘇清……

    任務失敗,你讓我進宮復命?

    有這么坑女兒的嗎?

    王氏嘆一口氣道:“娘畢竟是江湖中人,總是進進出出皇宮,不太好,影響不好。”

    蘇清……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牌九顺序 时时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视频 福建时时11选5玩法 时时彩后三复式八码玩法 真金棋牌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官网 二八杠棋牌娱乐 后三组选包胆计划 欢乐生肖论坛 博彩娱乐官方网站 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北京时时官方网址 江苏骰宝的网站 抢庄牌九网站 夜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