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二到深處自然萌

章節目錄 第116章 江雪自首

    把英叔送回南川陸家,陸時歡繼而調轉車頭,車速飛快的朝京城駛去。

    他現在特別想看一看江雪此刻的表情,是憤怒,還是狼狽……

    自己恨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發現自己恨錯了人,疼愛了那么多年的孫子,到頭來卻成了她丈夫和情人的兒子。想來還真是諷刺至極!

    “鈴鈴鈴……”

    急促的手機鈴聲適時候在車內響起,陸時歡單手握著方向盤,另外一只手解鎖。

    “喂……”

    “boss,江雪去了監獄,說想見陸東平一面,您看?”

    “讓她進去就是了,哦對了,看好她,別讓她給跑了。”

    雖然當年害父母出車禍的那些兇手都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可爺爺的死,江雪已經認罪。

    他可以看在爺爺的份上,不殺江雪,可是不代表她不需要接受法律的自裁。

    “是,哦對了,剛剛顧少有來公司找你,見你不在,就走了。”

    沈鈺的聲音通過免提,在車廂里回響。

    陸時歡握著方向盤的手一頓:“瑾年找我?”

    “是,不過現在已經走了。”

    “嗯,知道了,先這樣,我正在往京城趕!”

    掛斷沈鈺的電話,陸時歡在通訊錄中找到了顧瑾年的號碼,還沒有來的撥過去,葉珈藍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看著他備注的葉珈藍的昵稱,陸時歡眼中溢滿了柔情。

    “喂,寶貝,怎么了?”

    “六六,你在哪?”

    “我?在回京城的路上,怎么了?”

    “哦,是這樣的,林導的劇,臨時通知明天要開機,我打電話告訴你一聲。”

    電話里葉珈藍應該在吃什么東西,聲音聽起來軟糯糯的,吐字不是太清晰,聽起來就像嘴巴里塞著堅果的土拔鼠一樣。

    “這么突然?”

    “唔,也沒有很突然啦,我的劇本都要翻成稀巴爛了,再說了你每天都很忙,我在家閑著也是閑著。”

    “寶貝,對不起,這段時間確實忽略你了,等我下次不忙了,一定好好的陪陪你。”

    “好啊,那你先開車,注意安全,我掛嘍。”

    “好!”

    掛斷葉珈藍的手機后,陸時歡就忘卻了要個顧瑾年打電話的念頭,因此錯過了一個世紀性的特大新聞。

    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顧家二少爺,被人給誰了,而且一覺醒來后,那女孩居然消失不見了。

    南郊監獄,不大的會見室里,坐滿了前來看望在監獄里服刑的家人。

    而江雪就坐在其中的一個位置上,眼巴巴的看著陸東平的到來。

    離開珈時集團后,江雪神情變得格外的恍惚,她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搞得珈時集團外的保安都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她。

    恨了半輩子的人,到頭來才發現恨錯了人,疼了二十幾年的人,現在才發現居然是她的仇人,江雪突然就覺得自己的這一生就是個悲劇。

    她仰頭看著蔚藍的天空,半響,才住著拐杖消失在了珈時集團。

    在路口隨手招下了一輛出租車,司機熱心的下車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老人家,您慢點!”

    “謝謝你!”

    坐在副駕駛后,江雪報了監獄的位置,然后就扭頭看向窗外,有些渾濁的雙眸早已看不清窗外的景色。握在手里的拐杖是松了緊,緊了又松!

    等到了監獄外,江雪從包包里拿出一張百元大鈔,遞到了坐在駕駛座位上的司機,然后推開車門下了車。

    “哎,找您錢!”

    熱心的司機換了零錢,頭伸出車床沖著江雪有些螻蟻的身軀喊了聲。

    江雪搖了搖頭:“不用找了,你是好人,謝謝你。”

    司機愣怔了下,隨即把拿著零錢的手,伸進了車廂,沖著江雪的背影笑了笑,然后發動車子掉頭疾馳而去。

    到了監獄大門口,江雪就被站崗的獄警給攔了下來。

    “警員同志,我是來看我兒子的,請你讓我進去吧!”

    江雪心急如焚,她好不容易到了這里,怎么能半途而廢呢。

    “不好意思,探監時間已經結束,請您明天早點來。”

    “明天?”她怕自己等不到明天,在得知自己恨錯了人之后,她的心正在接受著上天的譴責,來監獄的路上她已經想好了,只要在見兒子一面,她就去向陸時歡道歉,然后去自首。

    “警員同志,求求你通融一下,我是從南川來的,你也看到了,我就一個老太婆,大老遠的來一趟也不容易,拜托你就讓我進去吧,五分鐘,五分鐘就好!”

    見江雪一直堅持,獄警思考了片刻問道:“你是南川來的?你兒子叫什么名字?”

    “陸東平,我兒子叫陸東平。”

    從江雪的嘴里聽到陸東平三個字,獄警的眉心微微皺了下,要是其他人他倒是可以讓她進去,可這陸東平可是局長特意交代,讓他們好好看管的,聽說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老太太,您還是走吧,今天你是見不到陸東平的。”

    “不,我求求你,這這張卡里有十萬,求求你,就讓我進去看看他吧。”

    “這……這樣,我給上面打個電話,您先等會。”

    “好好,謝謝你,謝謝你!”

    很快,獄警面帶笑意的走到了江雪的身邊,眼巴巴的看著她手中的卡,江雪心下了然,把卡遞到了獄警的手里。

    “我可以進去了是不是?真是太感謝了,這卡給你。”

    獄警不動聲色的接過江雪手里的卡,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走吧,我帶你進去!”

    在獄警的指引下,江雪來到了位于監獄內的會見室。

    她坐在座椅上,望眼欲穿的盯著會見室的門,每進來一個人,她都滿含希翼的看著,可是一臉進來了三四個人,都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兒子。不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咔擦!”

    隨著會見室的門再一次開啟,江雪心情失落的抬起了酸痛的脖頸。

    在看到門外走來的人之后,頓時激動了起來。

    “東平!”

    江雪激動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隔著不大的玻璃門眼汪汪的看著走進來的陸東平。

    “媽!”

    四目相對,雙眸中皆是淚水。

    陸東平快速的坐在了江雪的對面,才幾日不見,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因為哮喘發作的關系,他的臉色看起來越發的慘白。

    江雪看了心痛至極,顫抖的抬起了手,拿起了放在面前的傳聲電話。

    陸東平抹了把淚,帶著手銬的手,也跟著拿起了傳聲電話。

    “兒啊,你瘦了。”

    “媽,救我出去,我不想在這,我會死在這里的。”

    聽著傳聲電話里兒子那歇斯底里的聲音,江雪的眼淚唰唰唰的往下流。

    “東平,你別這樣子,我一定想辦法救你出去。”

    唯恐陸東平的哮喘再次發作,江雪迫切的安撫著他波動的情緒。

    “想辦法,想辦法,媽我都進來多久了,你一直在說想辦法啊,可是我還不是待在這個像牢籠一樣的監獄里。”

    “東平!”

    對于這個唯一的兒子,江雪向來溺愛,以前她以為陸非墨是她的親孫子,她分了些心在陸非墨的身上,可是在得知陸非墨是她丈夫和情婦的兒子之后,她的心里只剩下濃濃的恨意。

    “媽,您去求陸時歡,去求他,我真的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了,之前你讓我給非墨打電話,可是那小子壓根就不打算管我……”

    從兒子的嘴里聽到陸非墨這個名字,江雪的面部表情瞬間變得猙獰了起來,她雙目怒視著陸東平,低吼道:“閉嘴,別在我面前提陸非墨的名字,你知不知道他,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兒子。”

    陸東平詫異的睜大了雙眸,不可思議的看著臉色陰鶩的江雪:“媽,你在胡說八道什么,非墨是我和玉柔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兒子呢。”

    “東平,有些事情等你出來后,我在慢慢跟你解釋,你只要記住媽的話,等出獄后就離開京城,離開南川,這張卡里的積蓄足夠你生活一輩子。”

    “媽……”陸東平擰眉看著像是交代后事般的江雪,心里突然忐忑了起來,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會見時間到了,請抓緊時間!”獄警適時的走了進來提醒了去。

    江雪不舍的看了一眼陸東平,囑托道:“記住,一定要聽媽的話,這輩子我做了太多的錯事,希望你以后做一個善良的人。”

    陸東平被獄警押回了監獄,江雪才顫巍巍的從座位上站起來,拄著拐杖踉蹌的離開了監獄。

    四個小時后,陸時歡的車終于下了高速,盡管一路疾馳,到家的時候,天還是黑了。

    車剛停穩,身穿卡通居家服的葉珈藍,就像一只蝴蝶般從屋內沖了出來。

    陸時歡剛推開車門下了車,葉珈藍已經撲進了他的懷里,雙手抱著他的腰,撒嬌道:“怎么這么晚,說好的帶我去玩的。”

    陸時歡伸出大手,寵溺的揉了揉葉珈藍的秀發:“乖,回來的路上,遇到了車禍,耽誤了些時間,你想去哪里,我現在帶你去好嗎?”

    “遇到了車禍?六六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快讓我看看。”

    葉珈藍緊張的從他的懷里退了出來,一雙纖細的雙手擺弄著陸時歡的衣袖,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

    “乖,我沒事,發生車禍的不是我,但是因為車禍,在高速上堵了些時間,這才回來晚了。”

    “哦,你快嚇死我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陸時歡擁著葉珈藍的肩膀走進了別墅,換了鞋,陸時歡松開葉珈藍的手,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乖,你先看電視,我上去換下衣服。”

    “嗯,好!”

    趁陸時歡上樓換衣服的功夫,葉珈藍飛快的轉身來到了廚房。

    只見廚房的砧板上一片狼藉,有白色的面粉,有殘留的雞蛋液,還有切的慘不忍睹的韭菜段。

    從陸時歡走后,她就一直沒有吃什么東西,冰箱里能直接吃的除了面包,就是酸奶,但是她一樣都不想吃。

    看電視的時候,又碰巧看到電視劇里的人在吃水餃,葉珈藍的味蕾就開始發作了。

    林嬸走的時候,包的餛飩,水餃早就吃完了,前幾天陸時歡包的也沒有了。

    葉珈藍就想著,自己動手DIY一下,可是……

    很顯然,她沒有做飯的天賦。

    樓上,陸時歡剛換上一身居家服,仍在床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低眸看了一眼,電話是沈鈺打來的。

    這才微微彎腰,還沒有來得及扣上的上衣的紐扣,勾勒出性感的胸肌,健碩的手臂伸長,拿起還在響著的手機。

    “喂!”

    “boss,好消息!”

    “嗯?”

    “剛接到警局傳來的電話,說是江雪自首了。”

    “自首?”

    “是,不過聽陳局說,她想見你一面。”

    陸時歡好看的眉皺了皺,其實就算江雪不入獄,他也會親手送她進去,雖然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了她,但是他不想為了不必要的人,讓自己的雙手沾染上血腥。

    不僅僅是為了他,也是為了葉珈藍!

    “知道了,告訴陳楓,我明天去找他。”

    “是!”

    電話掛斷后,陸時歡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踩著拖鞋下了樓。

    一雙鷹眸在客廳里看了一眼,并沒有看到葉珈藍那嬌小的身影,相反唯一一個葉珈藍不怎么會踏足地方,居然聽到了些細微的動靜。

    陸時歡眨了眨眼,動作輕快的下了樓。

    廚房里,對于陸時歡的到來一無所知的葉珈藍,還在手忙腳亂的清理著案發現場。

    下了樓的陸時歡徑直走進了廚房,在看到廚房里那個忙碌的身影之后,眼神里閃過一絲詫異。

    不過走近之后,陸時歡的嘴角抽動的更加明顯了,他的雙眸中帶著難掩的笑意,細細打量著在收拾慘狀的葉珈藍。

    “小乖,你是打算把廚房給拆了嗎?”

    看了一會兒,陸時歡就看不下去了,要是真的任由葉珈藍繼續收拾下去,估計廚房以后就不能在用了。

    “呀!你,你什么時候下來的,我,我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聽到?”

    葉珈藍嚇得瞬間轉身,一張俏臉漲的通紅。滴溜溜的雙眸愣是不敢和陸時歡那戲謔的雙眸對視。

    “在你往砧板倒水的時候,我就在了。”

    他親眼看著,葉珈藍往沾滿了面粉的砧板上倒了一盆的水,然后面粉就光榮的成為了面糊粘在了砧板上。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广西快三是官方彩票吗 吉林快三开奖助手app 辽宁快乐12走势图彩图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河南幸运彩走势图app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开奖结果 湖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时时一注多少钱 香港开奖现场全年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 极速时时4个号公式 pc蛋蛋走势怎么看 北京赛pk10号码 pc28一结果参考加拿大 快乐12近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