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花瓶女配開掛了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虧

    徐夢興奮地吆喝了三天,全班所有人的秘籍都讓她重新抄錄到紙上,印制數份,分門別類地擱置到書架上,供鴻鵠班所有學生們翻閱。

    一干學生里,好些顧不上研究自己獲取的秘籍,就蜂擁到書架前面,圍著書架團團轉。

    顯然,好些學生對自己獲得的秘籍不是很滿意。

    方碩看著這熱鬧的場面,訥訥道:“一份秘籍只能……”

    徐夢不等他說完,笑著推他到桌子前坐好:“別那么死教條,我們互幫互助,值得鼓勵呢。”

    方碩想了想,也就低頭不吭聲了。

    齊先生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們折騰,沒有半個字反對,只專心上課。

    只是半月后,徐夢忽然發現事情不大對。

    “方碩的烈焰槍已略有小成,一槍穿透石樁,怎么我這疾風步連看懂都看不懂。”

    不光是徐夢,事實上其他人比她更早發現這事古怪。

    練習自己選中的秘籍時,冥冥中仿佛有一道靈光指引,而且讀一遍就能牢牢記在腦中,雖然不能理解,但能體會一次過目不忘的神奇感覺。

    這一點學生們本來不確定,可看過不屬于自己的秘籍后,大家就確定了。

    閱讀那些復刻出來的秘籍,一樣能看清楚字,但是看清楚也只是字,感悟不了,似乎很難學會,和讀自己的秘籍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所有學生面面相覷,都有些泄氣。

    徐夢更生氣,她這幾天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做這樁事上,除了上課都在抄錄秘籍,恨不得多背幾種。

    齊先生看著一干抓狂的學生,笑得不行。

    “當時你們進秘樓之前,有沒有人想過要先讀一讀秘樓規則?”

    楊玉英一愣。

    她也沒去讀。

    方碩抬起頭,小聲道:“讀了,出入秘樓,需要通行牌作為憑證,通行牌屬于一次性物品,一旦失效即會被驅逐。”

    “樓內秘籍乃由高人特別復刻,制作極為艱難,只能閱讀一次,一次即入識海。”

    齊先生點頭:“很全面,規則就是這么簡單。”

    徐夢哀嚎:“我抄書抄得手都要斷了。”

    齊先生笑得不行:“唔,其實也沒壞處,或許真有通天徹地的天才,能從普通秘籍中體悟修行?”

    徐夢:“……”

    學生們:“……”

    齊先生聳聳肩:“其實,你們怎么能連這個都想不到。”

    他嘆了口氣:“修靈哪有那般簡單?一開始皇城司的人就發現秘籍只能閱讀一次,有人閱讀后,其他人再讀就怎么也學不會,重新抄錄也好,復印也罷,別管什么版本的都無用。讀起來就是宛如天書,屬于所有字都認識,偏偏看不懂。”

    “這才確信,和我們皇城司結盟的一個大宗門所言不差,秘籍這東西制作很不易。”

    “只有將一門技能學到融會貫通,理解得極為透徹的人,親手書寫秘籍,而且書寫時必須運轉靈氣,不能有絲毫斷絕,他的體悟才能隨同文字一起在秘籍上面封存,自己的弟子讀這般秘籍,相當于有前人扶著手臂引導前行,自然事半功倍。”

    “首先,秘籍不是什么人都能制作,其次,制作它需要耗費很多精力和時間,大能抄寫秘籍,可不是簡單的抄書,消耗掉的是心血,是靈氣。”

    “如果不是皇城司發掘了一處巨大的遺跡,就是這三千本秘籍,你們也得不到。”

    幾句話,一干學生忽然升起幾分緊迫感。

    以前不著急是覺得秘籍就在那里,什么時候去讀都一樣,大家換著學習也不錯。

    他們長平書院的人,從來沒有敝帚自珍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徐夢忽然問:“先生,多少績點換一冊秘籍?”

    “100個。”

    齊先生笑道。

    鴻鵠班那些老生們不禁哀嚎。

    “100?猴年馬月能齊集?”

    幾個新生滿臉茫然。

    徐夢垂頭喪氣地給他們科普:“咱們書院,每一科年中,年末都要大考,大考每班前三名各得兩個績點,前十名一個,十名之后沒有。”

    “所以績點很不容易獲得,我在書院待了三年,一共得到的績點也才17個而已。”

    “以前績點積攢得多了能換成錢,也能換一些小獎勵,例如請哪位先生單獨指導什么的,但也沒什么大用,如今卻是要了命,100個績點,這輩子大約都被想撈到另外一本秘籍了。”

    齊先生忍俊不禁:“乖,別好高騖遠,先學手頭有的。一輩子學一樣能學好學精,那就很不錯。要是學不好,那可就白白浪費了。”

    一句話,鴻鵠班這些人壓力驟增。

    制作秘籍既然如此艱難,每一本都萬分珍貴,如果在自己手里浪費掉,他們怎么也過意不去的。

    徐夢默默拿出自己的,眨了眨眼,欲哭無淚。

    她家秘籍叫《青狐秘術》,練至大成,舉手投足就能迷人心,問題是,徐夢一點也不想迷惑人。

    “這也算法術嗎?”

    她是從法術分類里面選的秘籍,沒想到居然是這么一種法術。

    如果不是自家選的秘籍太離譜,她也不會有那么強的動力,組織同學們分享各自的秘籍。

    “這種書,更適合黃瑩吧,既然秘籍這般珍貴,為什么不讓大家看完詳細介紹再去選,齊先生搞什么!”

    黃瑩蹙眉,有點惱。

    她就是惱怒,居然也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徐夢大小姐,你不喜歡就說適合我?我也不喜歡。”

    齊先生老神在在地看著學生們炸毛。

    雖然秘籍很珍貴,可上頭非要拿學生們做一回實驗,他能有甚辦法?

    試就試,修行要素中,氣運排第一,盲選秘籍也能選到最適合自己的,那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再說,什么都不知道的時候,讓他們精挑細選又能如何?

    別管合心意還是不合心意,大家終究還是老老實實開始學習。

    桃樹林內,靈氣迸發,偶爾有水龍憑空起,狂風卷落葉。

    一時間,鴻鵠班這些年紀輕輕的學生娃娃,到還真有了幾分仙風道骨。

    只是真正開始修行,資質的好壞,確實是一目了然。

    好多學生練習三個月,依舊難入門,而有些學生卻早已小成,似模似樣地施展起法術來。

    楊玉英也是真正感受到,她擁有的游戲系統,的確是相當了不起。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pk10买9码杀一码好方法 游艺app送彩金 七乐彩走势图wan 重庆时时号码360 132期平特一肖资料 最准确的欧洲指数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app 湖南快乐10分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四川时时规则 十三水怎么算分 石家庄按摩店那里最多 代玩彩票一小时给100元 查看历年开奖记录 红姐开奖手机网站 湖南六六九游戏都是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