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辣文激情 > 錦繡凰榮

章節目錄 第五章鮮血咆哮

    轉眼已到深秋,天高地遠,秋霜白露。</p>

    天漸漸寒涼起來,云蘅站在湖水邊,靜靜地看著,那風吹皺湖水掀起波瀾,一顆心也如這湖水般有了那一點點的漣漪。</p>

    今日老夫人**入宮,她知道,那個她期待已久的會終于來了!</p>

    不遠處傳來人聲熙熙攘攘,玉梨抱著一襲披風匆匆地跑過來,“小姐,原來您在這里啊!皇上派端王爺來府宣旨了,人已到東門,J位小姐夫人都迎去了,您也趕緊去吧!”</p>

    端王!</p>

    凌希燁!</p>

    秋風吹拂,青絲招展,云蘅整個人如冰蓮般清冷,那雙千年古井般的雙瞳,平靜無波,可若能往深處洞悉,當知那里已燃起滔天的恨意!</p>

    她的冰冷顫抖,心卻燃起了熊熊烈火!</p>

    “咱們去吧!”云蘅柔柔一笑。</p>

    云府正廳外,烏壓壓地叩著一群人。</p>

    盧娘攜著云芷也跪在門口。云蘅當然知道這是規矩,嫡庶畢竟不同,即使是聆聽圣旨,庶子庶nv仍舊得與下人一樣跪在大門外,云蘅從善如流地跪在門邊,眉清目淡。</p>

    那低沉而有磁X的聲音,多么的熟悉——</p>

    “……阿蘅,我此生ai你如自己的血R……”</p>

    “阿蘅,等我登基了,你就是我的Q子,金盛唯一的王后……”</p>

    “我們若能有一個孩兒該多好……”</p>

    ……</p>

    “云蘅,即使你死了,我凌希燁的孩兒也決不能存于你的腹!”</p>

    她被人砍斷腳肆意**,她被刺瞎雙眼剜腹去子,她被曝尸荒野死無全尸,這一切的苦痛,此刻全數向她沉沉地壓來,她的身T在隱隱的顫動,她的雙抓緊泥土指縫里鮮血直流,只能緊緊咬著嘴唇才能抑制住那激狂的哀嚎!</p>

    喉嚨里涌出了一G血腥氣,云蘅狠狠地咽下去,所有的情緒又重新被她狠狠地壓回在某個地方!</p>

    她眨了眨眼,雙眸終于恢復了平靜,無人可見那瞳一點是那深沉的血紅。</p>

    云蘅松了雙,暗暗地用絲帕將流血的指包裹好。</p>

    “……朕親定本月十六秋獵于金豐C場,此盛會可彰我金盛兒郎雄風,祝我金盛國運昌隆,卿家諸子可悉數參與……”</p>

    圣旨宣完,云洛成極為恭敬地引著凌希燁從廳出來,云蘭蓉滿臉嬌羞地跟在后面,一雙水滴滴的杏眼J乎要黏在凌希燁的背上了。</p>

    云洛成拱道:“端王殿下今日大駕光臨,蓬蓽生輝,不如由下官作陪去園子里小棲宴飲一番,不知意下如何?”</p>

    凌希燁笑笑,溫和地回道,“相爺客氣了,父王對此次的金豐圍獵十分重視,小王稍后還要于其他府邸宣旨,就不做耽留了。何況本王與子期兄J好,早已約定他從邵Y歸來便會于府上同聚,就不急于此刻了!”</p>

    云洛成喏喏稱是。</p>

    凌希燁含著笑正Yu出門,可不知為何一道素Se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眼望去,正是云蘅。心突然生了些奇怪之感——</p>

    這云家阿蘅往日最是聒噪。從前同云桓相J往時,這丫頭總像只小尾巴跟在他們的后邊,沒P沒臉的遭人煩,遠沒有云家大nv美麗聰慧。</p>

    當然如他凌希燁這般睿智,又怎會不知這云蘅是對自己動了春心呢?</p>

    只不過,區區庶nv怎敢肖想于他,只因顧著云府的面子,他從來客氣有禮,實則不作過多理睬。</p>

    可是今天,再看這云蘅,似乎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周身清清冷冷的,和往日沒有半分相似,當真奇怪!</p>

    他不禁走上前,柔聲說道,“蘅MM,J日不見怎見你清減許多?”</p>

    那頭云蘭蓉見尊貴俊美的端王殿下居然主動親近云蘅,氣得J乎要將袖子扯破!</p>

    云蘅抬眼定定地看著他,唇邊彎起極淡的笑容,“云蘅不過是前日偶感風寒,如今已痊愈!多謝殿下關心!”</p>

    那清美的笑容惹的凌希燁心頭一動,不過J日不見,這云家阿蘅似乎美了許多啊,還有些說不上來的韻味。</p>

    凌希燁突然就來了興致,正巧瞥見她被絲巾包裹的掌,于是無所顧忌地伸捧起,“蘅MM,你的是怎么了?”</p>

    云蘅狠狠地拽回自己的——</p>

    她J乎壓抑不住心掀起的狂C!</p>

    凌希燁有些詫異地看著自己空了的,卻見云蘅垂低眉福身道,“無事!謝殿下關心!”</p>

    這聲音恁地涼冷,凌希燁有些不適地皺起眉頭!</p>

    這云家阿蘅究竟是怎么了?今兒竟如此不識相!</p>

    不過他堂堂端王不過是一時興起,才會問候一介小小庶nv,當下也不Yu多理會,只微微點頭便在下人的前呼后擁之下離去。</p>

    金豐圍獵的圣旨前腳剛下,皇太后的懿旨后腳便跟來。</p>

    據說皇太后不想去湊年輕人的熱鬧,又不愿孤零零地待在宮,于是心血來C要去邵Y郡的白云寺去拜佛。</p>

    獨行無趣,又下召給J位一品誥命夫人們,令其隨行。</p>

    云老夫人正好也在其列。</p>

    皇太后一行先去,各皇家貴族子弟以及公主貴nv們日之后再出發前去金豐獵場!</p>

    自從聽到這個消息,眾貴族子弟和千金小姐們心里都樂壞了!</p>

    這種圍獵活動皇上看的是各家兒郎們力爭上游的尚武精神,皇親貴族子弟們比拼的是各自的尊嚴和驕傲,而貴nv千金們相看的無非是這些年輕俊杰們的俊朗風姿和英雄氣概!</p>

    云蘭蓉早早開始籌備華美的獵裝,暗地里讓人打造適合nv子使用的玉弓。</p>

    云芷X情靦腆,卻早有盧氏為她C上心。若是此行能得了哪位皇子貴人的眼,那便是一朝飛上枝頭了!</p>

    唯有云蘅半分都不急,平日里不是去陪伴云老夫人便是獨自在小院練字撥琴。</p>

    連卿娘都急著相問,“阿蘅,你怎地不做些準備么?”</p>

    云蘅笑著搖搖頭,“我自有打算,倒是阿娘,此行你不若與父親告病,你是妾氏不去露臉也是理所當然。”</p>

    此番她不在卿娘身邊便不能放心。更何況妾氏本不宜出席這些拋頭露臉的盛事,恐會惹人嫉恨。</p>

    卿娘點點頭,阿蘅既然這樣說她聽著就是。</p></p>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山东时时计划软件 北京赛pk10开奖网 陕西快乐十分六选五全中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报多少 欢乐2人麻将辅助 老时时组六玩法技巧 白小姐中特网管家婆彩图 如何打麻将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 七乐彩最新走势图 2018年全年白姐免费资料 吉林时时票控 qq斗地主记牌 河北快3走势图遗漏分布 北京pk计划 2018年永久平特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