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辣文激情 > 野渡之

章節目錄 小母狗

    洗了澡,坐回桌邊溫習國文課本。我讀書b較早,現在高一年級,在蘭佩nv高念書。

    明天禮拜一,老師要ch0u查背書。我挺怕國文老師的,她倒不嚴厲,反而是很耐心的人。但因為她太器重我,我總覺得有心理包袱,不敢耽誤一絲一毫的國文學習進度,生怕老師對我失望。

    要是我不受這位于老師的喜ai,反倒可以像那幾個朋友一樣,私下里偷懶,不好好背誦課文。被ch0u查到了背誦不出來,頂多挨老師一頓教育,也不算什么事。

    這篇課文寫得極長,通篇里堆砌華麗辭藻,我不懂背誦它的意義在哪,只得悶著頭記誦它。

    容烈進了房間,也不敲門。

    “還在學習?”他走過來,看了眼我的國文課本:“又布置你們背長篇大段?”

    我苦悶地點頭:“還有好幾段沒背完……”

    我捧著課本,眼皮子直打架。

    他把我抱到書桌上。

    “g嘛呀……”我懶洋洋地說:“明天真的要ch0u查背書。”

    潛含義是讓他別做那事。

    容烈倒是有理:“你背你的,我m0我的,不妨事。”

    ……如果被人玩弄著身子還能背書的話,那這樣的定力也是很厲害了。

    我穿著睡裙,白的幾乎透明的布料,掛在身上就像是沒穿。

    容烈這大老爺們就喜歡看我穿白se的衣裳,純白的,雪白的,n白的,甚至這種白的透明的。

    他掌心粗糙,探入睡裙的寬松領口,隨意r0un1e著我的兩團綿軟。

    他指腹的薄繭磨得我又癢又疼,我繼續背誦課文,故意大聲背出來,用這些華麗得狗p不通的辭藻來g擾此刻的曖昧氣氛,想讓容烈“知難而退”。

    “這寫的什么玩意兒,”他一邊掐擰我的嫣粉n尖兒,一邊評價我背誦的那篇課文:“這是哪個庸才寫的?”

    真不愧是一家人,我和他對文章的審美還挺一致。

    我那處格外敏感,被他r0u捻掐擰了一下就受不住了,xia0x立刻有了反應,開始潺潺泌水。

    “是誰寫的,說了你也不認識。”我抓著他的手腕,有幾分不悅:“弄疼我了,輕點。”

    他把掐擰的動作換成了故意彈撥,害的我背書聲音發顫,背了幾句以后實在撐不下去,那些狗p華麗辭藻從我嘴里背出來全成了“嗯嗯啊啊”的jia0yin。

    我g脆把課本放在書桌上不背誦了,氣鼓鼓地看著容烈:“明天于老師ch0u到我背書,我就完了。她要是批評我,你得負責。”

    容烈擺明立場:“那老太婆要是敢批評你,我就讓她辭職。”

    看看這粗人,什么態度,把人家老師喊“老太婆”。

    你跟他說話,不能講道理的,講理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所以我懶得同他講話了,直接跳下桌,躺到床上,示意他要za就快做,別耽誤了我晚上盡早入眠的時間。

    他大概是餓狼附身,兇殘得很。

    “趴好,”他把我翻了個面,讓我像條小母狗似的趴在大床上,撅起了小pgu等著挨c。

    這種姿勢,我一開始心里有點抵觸,總覺得屈辱,但后來發現自己也很享受,也就漸漸淡掉了那些所謂的羞恥心。

    容烈把我的睡裙掀掉,然后扯了那條內k,握著我的腳,把內k完完全全褪下來丟到一邊,以免妨礙他c我。

    我趁他還沒開始,連忙叮囑他:“爹爹,輕點t0ng我。”

    “小saohu0,”他低聲笑,不輕不重地打著我的pgu,白皙的肌膚泛很快起了粉紅se。

    這人的變態情趣……算了,習慣就好,反正也不太疼。

    “難怪老赫家的小子惦記你,”他翻舊賬:“翹著個pgu讓人c的樣子還真是sao。”

    他還總督呢,這氣量,和一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計較?

    “我又沒翹給他看,”我悶悶反駁。

    他暴力成癮:“你敢翹給他看,我挖了他眼睛。”

    ………

    我用冷笑話調侃他:“不如順便把我pgu也砍了。”

    他不和我貧嘴,直奔主題,從我的背脊骨開始一寸寸親吻,吻到t瓣。

    手也沒閑著,到處撩撥。一對n兒被他r0u的發燙,我尚在發育期,被他r0u的酸疼,當然,還有種難以啟齒的快慰。

    xia0x里空虛得難受,yye順著我趴著的姿勢流淌出來,蜿蜒在大腿內側的肌膚。

    我心急催他:“別r0u了……嗯……要、要爹爹cha進來……”

    他倒從容問:“要怎么cha進來?”

    “從、從后面進來……”

    我像馬戲團里被調教好的畜牲,乖乖地按著他的喜好,把身子伏下去,雪t翹更高。

    容烈滿意了,把那東西猛地塞進來。

    “嗯啊……不要了……不能塞了……”我揪緊了身下的床單,繃著身子迎合他,xia0x里被擠的滿滿當當,可他還貪婪地往里探索更深,頂在最敏感的nengr0u上無情碾磨撞擊,差點把我搗碎。

    “爹爹……我錯了…啊……太深了……嗯啊啊啊啊…慢一點……”

    我撐不住那姿勢,整個人都趴倒在柔軟的床上。

    可他又扶著我的腰,把我拎起來繼續頂撞,深深淺淺地t0ng我。

    “啊…啊嗯…”我被自己的口水嗆著,sheny1n了一半猛咳起來,狼狽不堪。

    他把我當鍋里煎的魚,隨手一撈,又翻了個面。

    床頭柜上還有杯尚且溫熱的牛n,他遞給我。我沒力氣拿杯子,就讓他喂我喝。

    喝了兩口,jing神太過乏累,我懨懨地說:“不想喝了。”

    他接過杯子——

    剩下大半杯溫牛n從我的鎖骨處往下淋,n白的水珠肆意地流淌著。

    然后他把我按在身下,一邊狠狠用那粗長的東西搗痛我,一邊tianyun我肌膚上流淌的牛n,嘖嘖有聲。

    我怕癢,在他身下到處躲閃,披散的頭發早已凌亂不堪。

    他抓著我的手腕不讓我躲,捏的我生疼。

    我沒來由地覺得自己就像他養的一條狗。

    “你后天去不去參加家長會?”我忽然問。

    “后天忙。”他的汗滴在我肌膚上,然后消融。

    ps:求評論求珠珠~~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三中三资料平码 海口彩票早版互换区 大乐透开奖查询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今日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技巧 时时五星缩水软件 正宗中国麻将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福安徽时时 彩票开奖规律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 安徽时时快3开奖号 3v3篮球比赛报名 上海11选五走势图500 白小姐2019年开奖记录 云南时时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