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六宮鳳華

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三十章 大敗(一)

    盛鴻和謝明曦皆是一驚,不約而同地站起身來。

    但凡緊急戰報,不管是何時送達京城,哪怕是深更半夜,也得在最快的時間里呈至天子面前。

    盛鴻快步走過去,親自開了門:“送戰報來的軍士在何處?”

    明亮的宮燈下,一路小跑而來的魏公公額上冒著汗珠,快速稟報:“奴才將人領到了移清殿外。”

    “宣進正殿,朕立刻前去。宣兵部尚書和幾位閣老即刻進宮,商議要事。”

    盛鴻沉聲吩咐,轉頭沖謝明曦歉然說道:“你先歇著吧!別等我了。”

    既然稱得上緊急二字,定然是出了什么要事。今晚還不知要熬到什么時候。

    謝明曦略一點頭:“軍情要緊,你別惦記著我了,快些去吧!”

    待盛鴻離開后,謝明曦也徹底沒了睡意,略略皺起眉頭,心跳有些奇異的紊亂不定。

    她有種不太美妙的預感。

    自大軍出發以來,一直順風順水。廉將軍率先平定彰德城,捷報連連,振奮人心。楚將軍穩扎穩打,一時雖未竟全功,不過,照眼前的架勢,攻破潁川也是遲早的事。

    唯有神衛軍,戰事最是激烈艱苦。

    河靖城最是富足,不過,城池不及潁川城堅固,論兵力也不及彰德王。可河靖王為人狡詐多謀,十分難纏。

    周勇是周全的堂弟,正經的將門出身,亦是天子心腹。當年臨江王任神衛軍統領時,盛鴻派了周勇去神衛軍做副統領。

    臨江王以謀逆重罪被處死后,周勇順理成章地接手了神衛軍。

    不過,周勇到底年輕了些,接手神衛軍也只有幾年。遠不及楚將軍在軍中的威望人心,也不及廉將軍的驍勇善戰。三位主將里,也屬周勇最年輕資歷最淺。

    當日盛鴻指定三位主將,眾人反對最激烈的是廉將軍。以至于反對周勇的呼聲不那么明顯罷了。

    周勇深受天恩,一心要立戰功回報天子。無奈的是,河靖王是塊難啃的骨頭,啃了幾個月,沒咬下幾塊肉,倒是差點被蹦了牙。吃了幾回敗仗。

    周勇心中羞愧,在戰報之外,接連寫了幾封信給天子。信中頗有自慚羞愧之意。盛鴻親自寫回信,信里多是安慰鼓勵。

    這一份軍情急報,是神衛軍送來的,該不是神衛軍又打了敗仗吧!

    ……

    “母后!”

    一個清亮悅耳的少女聲音在門口響起。

    謝明曦舒展眉頭,看了過去:“阿蘿,你怎么來了?”

    “我聽聞父皇又去了移清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阿蘿走了進來,眉眼中滿是關切。

    這半年,阿蘿個頭迅速躥高了一截,已到了謝明曦的眉眼處。身形也如花苞般悄然舒展,有了少女的窈窕曲線。臉龐愈發美麗,一雙明亮的眼眸堅定冷靜。

    同齡的少女站在阿蘿身側,頓時便會顯得稚嫩淺薄。

    自阿蘿過了十歲后,謝明曦便不再視她為孩子。有什么事都會和阿蘿說一說:“神衛軍送來緊急戰報。我心里也有些不安,或許是神衛軍吃了敗仗。”

    平藩是國朝大事,這半年來,阿蘿對平藩戰事亦十分關心。聞言也擰起了秀氣的眉頭:“打仗從無十拿九穩必勝的,吃一回敗仗也算不得什么吧!”

    謝明曦輕嘆一聲:“我有些不妙的預感。”

    她的預感一直十分靈驗。

    那是曾經歷過數次生死之險經歷過無數坎坷波折凝練出來的直覺。

    謝明曦素來冷靜自若,極少有心神不寧的時候。

    阿蘿見謝明曦眉頭微蹙,心里也有些沉甸甸的,口中卻安慰道:“預感也未必靈驗。我們再等一等,或許父皇很快就會回來了。”

    似乎只是眨眨眼的功夫,孩子就長大了。

    往日只會在她身邊撒嬌鬧騰,現在也有模有樣地張口安慰她了。

    謝明曦心中涌起絲絲暖意,混合著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驕傲和喜悅,伸手輕撫阿蘿的發絲:“好,我們等一等你父皇。”

    ……

    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

    直至子時,盛鴻還是沒回來,也未打發魏公公送個口信回來。

    可見是真的出了大事!

    謝明曦心里一沉再沉,催促阿蘿先去睡下。自己則親自去了移清殿。

    移清殿是天子召見臣子處理政事之處。謝明曦平日很少到這里來。今日難得露面,守在外面的內侍不敢怠慢,立刻去通傳。

    魏公公很快出來了,拱手行禮:“奴才見過皇后娘娘。”

    謝明曦的目光掠過魏公公略顯晦暗的臉色,低聲問道:“皇上還在和眾臣議事嗎?”

    魏公公點點頭,低聲說道:“不敢瞞皇后娘娘,六部尚書和一眾閣老都被召進殿內議事。神衛軍吃了一場大敗仗,死傷的將士約有萬余……”

    謝明曦面色微微一變。

    戰場打敗仗,算不得什么。可死傷如此慘重,委實令人心驚。

    “具體軍情,奴才也不太清楚。”魏公公壓低聲音:“皇上他們正在商議對策。”

    言下之意便是,皇后娘娘現在進去怕是不大合適。

    謝明曦深深呼出一口氣:“知道了,本宮先回椒房殿。有什么異動,你打發人去椒房殿送個口信。”

    魏公公點點頭應下。

    ……

    這一夜,盛鴻沒有回椒房殿。

    議事至四更才結束,他在移清殿內睡了兩個時辰。一眾老臣出宮回府,也只睡一兩個時辰,便再次進攻。

    天亮之時,神衛軍大敗之事,便已傳了開來。

    周勇留了一半士兵駐扎軍營,領著另一半士兵攻城。城攻到一半,后方軍營冒出沖天火光,又傳來陣陣廝殺聲。

    不遲從何處冒出了三萬精兵,快馬行軍,攻進了神衛軍的軍營。

    駐扎在軍營里的士兵,大半都是駐軍,戰力平平。這三萬精兵,卻出乎尋常的驍勇。再者這些精兵是有備而來。交戰之下,朝廷軍隊吃了大虧。

    這三萬精兵,很快分作兩路,一路和軍營里的士兵激戰,另一半則氣勢洶洶地殺向攻城的神衛軍后方。

    腹背受敵,神衛軍倉惶落敗,死傷慘重。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港彩一肖一码彩经书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分析软件app 后二包胆 海南七星彩版互换专区 排九牌大小顺序口诀 民间现实二人麻将玩法 双色球拖胆投注图 快3出已验证的规律快 大神娱乐最新版下载 三肖六码在哪个网站 蝌蚪平台下载 棒球大联盟 后三包胆规则 金尊国际官网 pt电子游戏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