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耽美言情 > 潑辣小廚娘

章節目錄 第八百三十九章 真正的馇酥

    徐導一邊吃一邊聽,不停的朝攝像組看,攝像的小哥連連點頭,表示都已經錄制進去了。

    “大叔,我也是個廚師,我們是在拍攝一檔宣傳咱們本地特色美食的節目,能不能讓我在你店里做一份馇酥?當然了,我們拍攝都是給錢的……”

    “嗨,啥錢不錢的,要能把咱們黑水縣四寶宣傳一下,我給你錢都行,走吧,我后廚的東西隨便用!剛好,我還能給你指導指導!”

    聽到老頭要指導馬天瑤做馇酥,徐導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馬天瑤笑著點點頭,不過并沒去廚房,而是對著鏡頭先介紹起了徐導這些人吃的豆腐腦。

    “這就是黑水縣四寶之一的豆腐腦!相信很多朋友可能會有疑惑,全國各地都有賣的東西,為什么在黑水縣卻成了四寶之一?

    呵呵,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黑水縣賣的豆腐腦和全國各地做的都不一樣,甚至可以說是兩道菜。

    豆腐腦,是一道著名的漢族傳統小吃,常與豆腐花、豆花混用,依據各地口味不同,北方多愛咸食,而南方則偏愛甜味,但只有黑水縣的豆腐腦,是辣的!

    豆腐腦的做法很簡單,這里簡單提一句。

    制作須先將黃豆浸泡,依品種或個人喜好約4至8小時不等,俟黃豆吸飽水份后再加以打漿、濾渣、煮滾,復降溫至90℃。最后放入凝固劑再靜置5至15分鐘才能完成。

    豆腐腦、豆花、豆腐是不一樣的,豆腐腦和豆花都是做豆腐的中間產物,成分上并沒有太大區別。但豆腐腦是最先出來的,比較嫩軟,用筷子難以夾起,需用湯勺盛用;等到豆腐腦再凝固一點,就是豆花,與豆腐腦相比口感凝滑,可以用筷子夾起來吃;豆花放入模具里面壓實更加凝固之后就是豆腐了。”

    馬天瑤笑對鏡頭侃侃而談,不僅把豆腐腦的制作工藝說了個透徹,更把里面的一些竅門敘說清楚,聽的旁邊的小老頭目瞪口呆,這才對馬天瑤稍微重視起來,不過讓他吃驚的還在后面呢。

    “而黑水縣的豆腐腦,它的特別之處在于兩個絕活!第一絕就是豆腐腦點鹵的技巧,講究微火熬漿,急火點鹵,這樣的成品色白潔凈,鮮嫩柔軟,翻而不散,摺而不斷,攪而不碎。

    第二絕在賣豆腐腦上,主要是指盛豆腐腦的容器稱為一絕,因為這種特制大瓦缸有一米多高,保溫性極佳。即使豆腐腦在大冬天里早上5點鐘開始售賣到中午12點,它的溫度也始終能保持在50度以上。

    另外最特別的一點是,黑水縣的豆腐腦調味方式格外獨特!!!

    其實就是簡單的在碗內調入蒜汁、精鹽、醬油、醋、辣椒油等,但幾種調味品比例稍微發生變化,這豆腐腦的味道就變了。所以即使在黑水縣賣豆腐腦的成百上千家,味道比較好的,也就那么幾家而已!!!”

    啪!

    說到這,小老頭狠狠的拍了下手,攝像想去阻攔,徐導卻連忙打了個手勢。

    小老頭似乎忘記人家在拍節目了,接著馬天瑤的話茬叫道。

    “女娃子,你說的一點也不錯啊!十來年前,咱們黑水縣鼎鼎大名的趙八爺,那就是做豆腐腦的行家里手啊,別人家的賣一塊五,他家的賣五塊,就這,每天你想吃一碗還得排隊嘞!很多人甚至從仙養市開車過來,就為吃一碗趙八爺的豆腐腦!

    唉,可惜啊,前些年趙八爺得了腦溢血死了,他兒子十成功夫就學了三成,雖然還掛著趙八的牌子,可味道卻差的遠了……”

    馬天瑤笑著點頭。

    “呵呵,看來以后吃東西可不能光認招牌,小店不一定就比大店的味道差。”

    “這話沒錯,現在這世道,越有名氣的店味道越差,很多游客就是被名氣給騙了,其實想吃正宗的,還得往那些小巷子里鉆。就比如這馇酥,仙養市一些大酒店也有,可他們做的那就是個屁!!!”

    愛到極致,才能恨到極致,這一點馬天瑤感同身受!

    很多當地的特色小吃火了之后,然后遍地開花,賣的亂七八糟,有些甚至掛羊頭賣狗肉,可外地游客不知道啊,他們來這吃了特色小吃,就覺得太難吃了,其實他們只是沒吃到正宗的而已。

    這些不負責任的商家,其實是在毀當地的招牌!!!

    也正因為這樣,小老頭才會格外的義憤填膺,在他心里,寧愿讓馇酥斷了傳承,也不愿讓人借著馇酥的名去無休止的敗壞!!!

    馬天瑤把豆腐腦大概介紹完,起身跟著小老頭走到了后廚。

    阿芳小吃店雖然破舊,但后廚的衛生卻非常干凈。

    她在水龍頭下洗了洗手,然后正式開始介紹起馇酥。

    “黑水縣四寶之一,馇酥!是將面、大油、蔥花、調料柔和擰疊成夾層小餅,入鏊烘烤,搽油煎翻,漬黃柔酥。油而不膩,香氣四溢。”

    說到這,小老頭正準備開口糾正她的錯誤,卻見馬天瑤笑呵呵的搖搖頭開口道。

    “其實這個做法是錯誤的,真正的馇酥,是用馬油和面,包以冰糖,青紅絲、綿白糖,又加以花生仁或核桃仁作餡,入鍋油煎,餅即發起成泡,顏色金黃,香酥可口。因馬油難得,故今多以大油代之。但大油和馬油做出來的馇酥,味道差之千里!!!”

    馬天瑤說完,旁邊站著的小老頭眼睛立馬瞪成了牛蛋!!!

    他張大了嘴巴,似乎想說,你怎么知道馇酥的配方?他甚至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兒,似乎是在問,是不是女兒和馬天瑤認識,偷偷告訴她的?

    接著,讓他更瞠目結舌的情況出現了,就見馬天瑤熟練的找到馬油開始和面,然后開始制作馬油馇酥!

    他越看越驚疑,馬天瑤的制作速度、配料選擇、調味比例,都恰到好處,而且速度奇快,他認為,如果沒有十年八年的制作經驗,是無論如何做不到這一點的。

    可再看對方的年齡,頂多也就二十歲出頭,難不成對方八九歲就開始學習制作馇酥?這怎么可能?黑水縣制作馇酥的自己怎么可能不認識??
Back to Top
TOP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福彩绝杀六码走势图 博9网上娱乐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 火爆通比牛牛手机版下载 欢乐生肖注册 盛大线上娱乐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足彩全场单双玩法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二包胆0369 抢庄牛牛 网赌幸运飞艇庄家能控制吗 快乐时时b盘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单双大小